没人出手相救?警方还原“长沙9岁孩子被殴打致死”事件过程
2019-11-09 推荐新闻 阅读量 512 512

11月5日下午,9岁男孩在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汇城上筑小区被陌生人击打致死时,49岁的建筑工人黄杰(化名)是最先到达现场的目击者之一。事件发生后,黄杰和现场其他建筑工人成为众矢之的,认为他们在一旁漠然旁观,没有施救。

360截图20191109110317501.jpg

被害男孩

但黄杰说,当时他和工友曾尝试上前施救,但嫌犯以自杀威胁。他们也拨打过110和120电话。孩子去世三天后,黄杰说自己感到内疚,面对网上的舆论,“有点不知道说什么”。

360截图20191109110326468.jpg

▲11月8日下午,人群聚集在案发现场的阶梯附近。距离现场不足100米外带着绿色防护网的楼体,就是黄杰工作的工地。付子洋 摄

黄杰回忆说,11月5日中午1点28分,他到距离案发地不足100米外的工地上班。出事时,当时并没有听到“救命”的哭喊。一转身,远远看到有个男人骑在小孩身上,便往那边走去。那时周围并没有聚集很多人,只有角落里躲了一个妇女在偷偷看。

黄杰说,有七八个工友跟着他走过来。那时他们看到小孩嘴唇乌黑,被打得鼻青脸肿,腿脚没有动弹,他们觉得小孩那时已经死了。这时嫌犯看到有人聚来,便挥舞着手上30厘米左右、疑似扳手和螺丝刀的凶器,嘴上发出“喔”“喔”的声音,“就像大猩猩一样”。

▲长沙9岁男童遇害目击者:以为父亲在教训孩子,尝试施救但嫌犯威胁自杀。

黄杰说,那时他们并没有像网上所说的那样全然选择旁观。有工友从工地上拿了木板、有的拿了网,想要上前制伏嫌犯。但他们尝试走近,嫌犯便把凶器对准自己的肚子挥舞,“意思是我们如果过去,他就自杀”。黄杰说,那时他们觉得小孩已经死了。如果再增添一条性命,他们也担心有刑事责任。

那时有一辆小车经过,开到20米外的幼儿园时,车主下了车,询问发生了什么事。黄杰说,“我们当时叫他打110、120,我们工友也有人打电话”。

▲长沙:打死9岁男童嫌犯确认有精神病史 曾两次入住精神病院。

11月9日上午8点42分,长沙市公安局雨花分局官方微博通报了这一案件情况。

通报称,结合现场监控视频及走访,当天中午13点30分,嫌疑人与9岁男孩在电梯厅附近遭遇,后追赶被害人并摁倒在地进行殴打,小区监控视频显示,此时并无其他人员在场;约3分钟后,陆续有群众经过并报警;13点49分,闻讯赶来的嫌疑人父亲与现场群众合力将嫌疑人控制。

经查,犯罪嫌疑人无业,2019年11月1日随其父母入住该小区,据其父母反映,曾因患精神分裂症在河南省精神病医院治疗。

360截图20191109110340621.jpg

长沙9岁男孩之死:为什么有人拍视频,却无人及时施救?

▲殴打9岁男童致死嫌犯有精神病史,动画科普精神病人行凶如何担刑责。

这件事过去已有几天,但各个视角的新闻仍在陆续跟进,网络上的讨论也依然热度不减。讨论最多的还是那个再熟悉不过的看客问题。网友对围观者的“冷漠”感到义愤填膺,并追问从浅至深的诸多原因。说到底,他们还是不太能接受这种围观和拍片却无人施救的场景。

 需要说明的是,“百余人围观无人阻止”这样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说法并不准确。在一篇报道里有这样一句话“参与制服冯某华的小区居民光军说”,可见并非无人出手。在9号上午的警方通报中也可看到“陆续有群众经过并报警,嫌疑人父亲与现场群众合力将嫌疑人控制”。

可能真相更接近于这样:施暴开始后,有围观者并没有及时上前制止,直到男子父亲现身成为“挑头的”,围观者才帮助将男子制服。但此时已经错过最佳干预时间。

 一条幼小的生命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残忍地剥夺,人们理应感到气愤。我们在事后也有充分的理由假设,如果当时有一两个人及时出手,很可能结果就是不一样的。

这就好比排队效应,一个人在街上看到很多人排队,所以就加入了排队的行列。一个人见所有人都在围观,所以自己也选择围观。

因为别人排队,所以自己排队;因为别人围观,所以自己围观。每个人都根据别人的反应来决定自己的反应,却没有人跑到人群的最前边看看到底在发生什么,并自己决定应该如何行动。

这种集体不作为可能并不是每个人都深思熟虑之后决定不作为,而是出于无意之中的从众心理,但后果却是致命的。

笔者不赞成舆论将所有的火力都对准“看客”。事故的潜在责任人名单里,每个人的责任是有等级的。

如果此事嫌犯确系精神病患者,那责任首先在精神病男子的监护人:为什么没有尽到看护义务,让“武疯子”出来伤人?其次是小区物业工作人员和小区保安,有没有及时发现、及时处置?这是他们的工作职责。

最后才是围观者。前两者的责任是可以上升到法律层面的,围观者的无动于衷却仅限于道德层面。

为了使我们置身其间的环境更安全,改进应该是全方位的。精神病患者的看护要改进,小区安保响应机制要改进,围观者的习惯性动作也应该改变。因为舆论往往会对关涉道德层面的围观者,感到尤为气愤。

不过,气愤归气愤,网友生气时毕竟还隔着屏幕。“冷漠的都是路人,正义的都是网友,到底是路人不上网,还是网友不上街?”这样的段子日复一日地重复已经不再风趣,而成为压在我们每个人心上的石头。事实是,敲击键盘比翻越栏杆更轻松。

还是那句话,行胜于言。行动环节出了问题,我们不应该执着于用键盘去矫治。不如在现实中尝试着更勇敢或者更“冲动”一些,不必害怕与众不同,因为良心是唯一的标尺。

来源:新京报、@雨花公安、大河报、红星新闻、环球时报、央视网

责任编辑 王利绚

编审 刘超

热门评论
{{ vo.user_nickname }}
{{ vo.create_time }}
这里是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