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职业】25岁女骑手带娃送外卖:感谢这个职业
2020-01-14 推荐新闻 阅读量

随着社会经济、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催生了一大批新兴的职业形态,它们价值高、数字化、个性化。当下,就业出现了新方向,“新职业”不断涌现。

新职业有时代的新意。足不出户点外卖、拿出手机就打车、购物平台买深山里的好物。新职业更有生活的温度:穿梭城市的外卖员,让孩子身边有人相伴;人背马驮运货进云南大山深处的快递小哥,让山里人也能用上崭新冰箱;扛着家庭重担的网约车司机,重新找到了努力的方向;一年走8000里路的淘宝村播,为村民“带货”,助力家乡脱贫攻坚。

一年又一年春节,很多新职业人因为职业的改变,甚至连生活方式也发生了很大改变:孩子和家人不再孤单,回家不再是千山万水的距离,辛苦一年付出总是能获得回报……这一切的改变,随之而来的是“继续挣钱还是回家团圆”这样的选择题不用在心底反复纠结。今年春运,让我们一起来看看新职业人——外卖骑手的新奋斗故事。



分割线a

外卖骑手曾玉


“感谢这个职业,让我带着娃也能工作,让我不用离家千里远也能挣钱!”


在昆明市吴井路片区,点外卖的你如果留意的话,一个圆圆脸的年轻妈妈骑着电单车穿梭在大街小巷为大家送外卖。听到大家的一句“谢谢,你慢点儿,我不急”,她会感动到落泪。没错,她就是才当外卖骑手不到一年的曾玉。

新职业

今年25岁的曾玉,此前在会计公司上班,过着朝九晚五的格式化生活;丈夫在铁路局工作,在列车上一待就是半个月。他们都无法顾及上幼儿园的女儿,甚至好几次上学、放学,都要请别人接送。

外卖

为了照顾女儿,曾玉选择了辞职。虽然丈夫表示她只需要在家带孩子,可要强的曾玉却想“实现自己的价值”。她陆续尝试了很多工作,超市促销员、收银员……上班模式和之前并无两样。有人告诉她,送外卖时间比较自由,但很辛苦,不知她作为一名女性能否胜任这份工作。“只要能照顾女儿,做什么都可以。”她想。

2019年5月,曾玉走进塘子巷站应聘,她只提了一个要求——可以带孩子,接送孩子上学,站长也很快应允。“没关系,谁都有困难的时候,我们可以照顾到你。”站长说的这句话使她义无反顾地成为了一名外卖骑手。于是,她拥有了和站点其他骑手都不一样的上下班时间,也暗暗定下了一个小目标,“赚够女儿的零花钱。”

外卖

在积极又踏实的曾玉眼里,送外卖爬楼梯等于“减肥”。第一个月的20多天,她送了650多单外卖,领到了3000元工资。曾玉告诉丈夫,自己下个月要挣6000元,而丈夫对此表示了怀疑,“你送外卖挣6000元,怎么可能?”第二个月,原本不熟悉的路也变得熟络了,她送出950多单,发了6500元工资,远远超过了自己当初定下的“小目标”,跟丈夫的收入也变得不相上下。

如今,曾玉的女儿上一年级了。家里没人的时候,妈妈去送外卖,女儿就在站点写作业等。周一到周五,曾玉的女儿要上学,周末,要学舞蹈和英语,站长乐意帮她空出接送的时间,也乐意帮忙照顾女儿,教她写作业,还常带着她去买薯条和汉堡;站点里的其他骑手也喜欢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只要听到她来了,在外送餐的骑手们都纷纷赶回站点,陪着她写作业,让曾玉放心去工作。

外卖

“一开始,只是想着可以照顾女儿,但没想到外卖骑手成为了我‘养家糊口’的职业。”曾玉说。当初凭着一腔母爱入行,半年过去,曾玉兢兢业业,无差评,无投诉,无缺勤。如今,她对这份职业更多了满满的热爱和感激。

新职业

“我的妈妈是超人,她有一个特别好的工作,可以挣钱,可以送我上学,还可以天天陪我。”曾玉的女儿说。她骑上停着的电动车,戴上妈妈的黄色头盔,说等她长大了,要帮妈妈送一次外卖……

分割线a

外卖骑手李云祥


“多送点外卖,再存点钱,明年就可以在老家买房了。”

同样,抓住外卖骑手这个新职业的机遇的还有红河小伙子李云祥。

新职业

2017年的春节,初中毕业后就到浙江打工的李云祥,辗转到广东的工厂里上班,时间规定很严格,拼尽全力,也仅能挣到4000块钱。他拎着大包小包,在火车站等了好几个小时,终于凭着运气抢到了最后一张票,车上挤满了回乡的人,好不容易占据了一个角落,行李却根本放不下去,只能生生用手提着;火车到昆明后,还要乘客车回家乡蒙自,票卖完了,就只能找一个60元钱的小旅馆凑合一晚,第二天天不亮就起床买票。

客车在路上行驶,熟悉的村庄越来越近。远远的,李云祥就看见妻子和两个孩子站在村口,孩子看见他,叫着爸爸朝他跑来。抱起孩子的那一刻,他忽地流下泪来,决定过完年不去省外了,带着妻子和孩子,一起到昆明去,“哪怕钱少挣点儿,但至少一家人能在一起!”

一家四口落脚在昆明的一家小饭馆,高中毕业的李云祥无意间听见老板询问外卖骑手一个月赚多少钱,外卖小哥回答6000元,这令他很心动,急忙问自己可不可以也送外卖。对方很热情,马上给他介绍了一通,并让他在饭馆等待,自己送完外卖就回来找他。就这样,李云祥成为了美团外卖兴呈路站的一名骑手。

入职的时候,李云祥很紧张,害怕自己没有工作经验被拒绝,但站点的人很“客气”,不仅帮他办理了入职,还帮他找到了租住的房子。跟着师傅送了一天外卖后,他开始自己接单子。他清楚地记得,他自己送了24单外卖,师傅告诉他能赚100多块钱,这让他感到十分高兴。第一个月发工资的时候,他领到了5873元,“当天我提前下班,带着老婆孩子到商场吃了顿好的,看到她们脸上的笑容,我决定了,要把这份工作好好做下去。”

“我是农村出来的,有两个孩子,生活压力很大,我要养家就得努力去争取。”李云祥下定了决心。外卖越送越老练,下班的时间也越来越晚,之后的每个月,他的工资都不低于7000元,他带着妻子和两个孩子搬进了新租的房子,妻子穿得越来越体面,孩子们也过得越来越幸福。

2018年的春节,听说留守值班有很多补贴,他和父母商量,等年过完了再回家去。“虽然大年三十没有陪在父母身边,但年后拿着几千块的补贴,给父母买了很多吃的、穿的。”他说,“真要叫我说出这个职业的好,太多了!工资比出省打工时高,生活水平提高了;上班自由,有单跑单,没有单可以休息;再也不用背井离乡,能和自己的家人一起生活了;下了班,能和站点的同事一起吃烧烤,喝啤酒,很开心;每天送餐去到不同的地方,见到不同的人,见识也增长了……”

又一年春节快到了。今年,25岁的李云祥要带着妻子和4岁的孩子回蒙自老家过年,他想要告诉同乡们,不用再背井离乡去打工,把家人和孩子带在身边,也能过上好的生活。过完春节,李云祥还要回到兴呈路站来,“多送点外卖,再存点钱,明年就可以在老家买房了。”

相关链接

【“新职业”】网约车司机:“在外奔波16年,现在有更多时间陪伴家人”

【“新职业”】带货村播:“尽我微薄之力,让更多家庭过丰足年”

【“新职业”】京东小哥:“想着村民能用大彩电看春晚,挺满足!”

统筹 曹婕

春城晚报-开屏新闻记者 朱婉琪 孙琴霞 曹婕 摄影报道

视频 春城晚报-开屏新闻记者 王宇衡 周柯妤

剪辑 实习生 鳌睿

责任编辑 王利绚

校对 朱丽

编审 刘超

热门评论
{{ vo.user_nickname }}
{{ vo.create_time }}
这里是slo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