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牢山的“追猿人”——李林国
开屏新闻2021-07-23 23:18

林海绿茫茫,林下空气清新,这是世界同纬度地带保存面积最大的亚热带中山湿性常绿阔叶林——云南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人类的近亲——西黑冠长臂猿在林间繁衍生息。李林国是保护区新平管护局的一名护林员,他的主要工作,是对管护区内的西黑冠长臂猿活动进行监测。12年的朝夕相处,他们间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感情,每当李林国在山里唱歌,长臂猿就在树上听……

哀牢山的“追猿人”—李林国(哀牢山自然保护区供图)

分割线

西黑冠长臂猿

自然生态的晴雨表

哀牢山自然保护区是云贵高原温润气候的天然屏障,复杂的地貌和多样的气候,孕育出复杂而稳定的森林生态系统,以及丰富多样的野生动植物资源。

哀牢山的“追猿人”—李林国(哀牢山自然保护区供图)

1981年,哀牢山自然保护区被划定为保护西黑冠长臂猿等珍稀野生动物为目标的大型省级自然保护区。西黑冠长臂猿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红色名录列为极度濒危的物种,全球数量1100~1300只。在我国,西黑冠长臂猿也是国家Ⅰ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极度濒危物种,它对自然环境的依赖极强,其数量的多少是自然生态优劣的晴雨表。

哀牢山的“追猿人”—李林国(哀牢山自然保护区供图)

2010年,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开展了国家级和县级保护区西黑冠长臂猿种群数量分布调查。调查报告显示:新平境内哀牢山有西黑冠长臂猿种群124群、约500只,新平哀牢山是西黑冠长臂猿种群数量分布最多、最集中的区域。其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77群)及国有林区(8群)内为主,栖息有85群长臂猿;县级自然保护区内有30群。在新平哀牢山还有9群生活在周边集体林中。现茶马古道有6-7群,种群数量约为30只。

分割线

哀牢山中的“追猿人”

今年41岁的李林国是云南省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新平管护局的一名护林员。2009年刚做护林员那会儿,他是在新平者竜乡巡视山林,一年后,便被调到了监测点,追踪记录西黑长臂猿的生活。

哀牢山的“追猿人”—李林国(哀牢山自然保护区供图)

自那以后,李林国每个月都会在西黑冠长臂猿活动的区域呆22天,与它们朝夕为伴。“夏天的时候,天亮的早,我们要在太阳出来前就赶到山里,在它们活动的区域等着它们醒,然后就跟踪记录它们一天的活动轨迹。” 李林国说,但长臂猿们似乎并不给面子。

“刚开始那会儿,除了它们发出的声音,我连影子都看不到,更别提跟踪记录了。” 李林国说,西黑冠长臂猿非常警觉,在第一年里,他平均一个月,也只能见到一次西黑冠长臂猿,而且每次见面时间也都非常短暂,经常是几秒钟,运气好时,可以见到几分钟。这样的“会面”,让李林国很失落,他知道,警觉的西黑冠长臂猿在“躲着”他。

分割线

轻且快

练就林中跑步功夫

会不会是走路时声音太大,吓到它们?又或者它们对“生面孔”警觉?怎么才能让西黑冠长臂猿“亲近”自己,李林国思考了很久。

自那以后,李林国进入林区后,总是把脚步放的很轻。李林国日复一日的出现在森林里,西黑冠长臂猿也渐渐地对他放松了戒备,会面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哀牢山的“追猿人”—李林国(哀牢山自然保护区供图)

功夫不负有心人,对西黑冠长臂猿进行监测的第二个年头,李林国和同事李伟就能从西黑冠长臂猿起床,一直跟踪到它们入睡了。在两年的跟踪监测,让李林国掌握了和西黑冠长臂猿相处的方法,它们警觉胆小,所以在山里跑步要轻,不能吓到它们;西黑冠长臂猿在树上活动的速度很快,所以跟踪它们时,速度还不能慢。为此,李林国追踪西黑冠长臂猿时,总会用脚掌先着地,脚跟再落下,这样一来,踩在落叶上的声音就会减少;至于速度,那是日积月累练出来的。

分割线用歌声交流

做大自然的朋友

“我能从它们的叫声中听出情绪是高兴,还是悲伤……”李林国说,多年的跟踪观察,他似乎听懂了西黑冠长臂猿的“语言”。这些西黑冠长臂猿也似乎能听懂李林国和他的同事李伟的语言。

“2015年的一天,我带几位专家到保护区实地了解西黑冠长臂猿,有一家西黑冠长臂猿在树上吃着东西,一见到我带了陌生人来,它们就开溜了。” 李林国说,看到这一家子开溜,他赶紧对着它们喊:“不要跑,我带着专家来看看你们!”说来奇怪,这群西黑冠长臂猿就停下了,观察了一会儿,便放松了戒备,在树上吃起了叶子。李林国说,当时在场的人都很惊讶,一位外国的专家对他竖起大拇指。

哀牢山的“追猿人”—李林国(哀牢山自然保护区供图)

这事之后,李林国试图跟林区的西黑冠长臂猿进行交流,他用手机播放《月光中的凤尾竹》,刚开始,已经很熟悉他的猿群听到歌声便一哄而散。但慢慢地,它们便习惯了,李林国在树下放歌,他们便在他附近的树上“听歌”。再后来,他便自己唱歌给它们听,这些小精灵似乎也很喜欢李林国的歌声,每次李林国唱歌,它们便在树上静静地听。

哀牢山的“追猿人”—李林国(哀牢山自然保护区供图)

护林员的工作很辛苦,期间,李林国的同事们来了又走,只有他和李伟坚持了下来。问及是什么让他坚持下来的,他告诉记者,他的父亲也曾是一名护林员,受父亲的影响,他也热爱大山。在他看来,对西黑冠长臂猿的跟踪监测,就是和这些小精灵做朋友,他的生活,已经与这座大山融为了一体。


春城晚报-开屏新闻记者 李春丽 哀牢山自然保护区供图

责任编辑 袁熙

校对 郭毅

编审 张明

专题更多>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万物滇行2021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牢记总书记殷切嘱托,唱响新时代幸福之歌COP15·春城之邀·亮彩云南
电子报更多>
img
热门新闻更多>
    滇ICP备13000630号-1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5
    未经开屏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本网站法律顾问——云南云都律师事务所主任尚显达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92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