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基层劳动者|“破烂王”的酸甜苦辣
开屏新闻2022-04-26 17:44

【版权声明】本作品的著作权等知识产权归【开屏新闻】所有,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骑着一辆人力三轮车,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随身携带的扩音器,在一条条街道留下回收废品的余音。哪里有废品,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无论纸箱、废铁、旧家电⋯⋯还是破铜烂铁、废旧衣裳,所有废品都能收,所有辛苦都能吃。外界对他们的称呼多是“废品回收人”或者是“收破烂的”……

如今废品回收行业也逐渐升级,互联网废品回收作为这两年逐渐兴起的行业,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从业人员中也涌进了一些90后大学生。昆明城市的街头,如今也出现了许多“小黄人”的身影,加入到了废品回收的行业中来,成了废品回收主力军。“五一”国际劳动节来临之际,春城晚报-开屏新闻记者走近这个特殊劳作的群体,聚焦“废品回收人”的劳动之美,品味他们的酸甜苦辣。

“聚焦基层劳动者之美”系列报道之三:走街串巷的废品回收人 夏体雷 摄

分割线a

工作自由还能当自己的老板

“收冰箱、冰柜、洗衣机、旧手机、破铜烂铁……有的拿来卖喽!”52岁的老李,骑着破旧的自行车,车头挂着喇叭,走到哪儿,这个声音就会出现在哪儿。此时,他的儿子小李,蹬着三轮车,车上装着一些废品,正慢悠悠地在一个农贸市场附近,兜转着打听回收废品。

“废品回收是一个大多数人都不了解的行业。”老李说他收废品已经10多年了,从会泽农村老家出来后就一直干这行。因为儿子没有什么文化,也找不到什么工作,于是也加入了这个“收破烂”的行当。

老李感叹说,他很怀念黄土坡旧货市场的日子,如今收到的一些旧家电和一些旧家具,还不得不穿越半个昆明城去寻找买家。

在昆明市五华区美丽新世界小区门口,来自寻甸农村的老张和妻子,各自在小区的出入要道路口,把守着各自的废品回收点。老张的面包车前,摆放着大大的广告牌,打开后车厢,就是一个简易的流动废品回收点。相隔不远处,老张的妻子干脆把三轮车在小区门口一停,打着太阳伞,车前竖立一个牌子,坐在车上边玩着手机边等生意。

“聚焦基层劳动者之美”系列报道之三:走街串巷的废品回收人 夏体雷 摄

老张说,最初是在美丽新世界小区新建的时候,他就在小区附近揽零活,发现商机后干脆驻扎了下来,一边揽活一边干起了废品回收的生意,没想到一干就是10多年。

“这个工作图的就是个自由,自己当老板。”老张说,做废品回收生意,也不需要多大的本钱,多少还能赚一点,要是没有利润,肯定是不会做这么久的。

小区里的老住户们,都非常熟悉这对废品回收的夫妻,家里只要有什么需要处理的东西,趴在窗户上一喊,老张就会带着妻子去到小区里,搬出许多的废品来。因为这些东西要丢弃,也不值什么钱,好心的住户一般都是送给他们,包括一些淘汰下来的洗衣机或者电视机。

“聚焦基层劳动者之美”系列报道之三:走街串巷的废品回收人 夏体雷 摄

捣鼓捣鼓之后,老张把这些废品又卖到了废品回收站。一些还有用的东西,就拉到旧货市场里,卖给一些做旧货生意的店主。

老张有个梦想,希望有一天也能够在旧货市场里租上个门面,规模化地做点旧货生意。

分割线a

吃苦受累都是为了养家糊口

奋斗在回收废品这个行业里,外界对他们的称呼多是“收废品的”,或者干脆说是“收破烂的”……

老李说,事无贵贱,他们做的是社会最底层的工作,都是靠着勤劳的双手来养家糊口,有什么体面不体面的!

“聚焦基层劳动者之美”系列报道之三:走街串巷的废品回收人 夏体雷 摄

从贵州威宁来到昆明靠收废品为生的朱师傅,算是黄土坡一带非常有名的“破烂王”了。他在昆明西市区扎根做回收废品生意,至今已有20多个年头。

收废品的每一个人,都是在用他们自己的方式见证时代。朱师傅感叹说,他有3个孩子。他从30多岁出来,如今都快60岁了,3个孩子已经长大,有已经大学毕业工作了的。他当初刚出来时什么也不会,做生意也没有本钱,看着老乡一个个靠捡破烂生活,于是也加入了这个行当。朱师傅说,孩子都是他和妻子靠收废品赚钱抚养长大的,虽然苦点累点,也熬了下来,在昆明安了家

街坊邻里都说收废品挣钱,却不知收废品饱尝人间冷暖。如今,朱师傅依然放不下收废品的生意,在黄土坡附近租了一个门面,边收废品边做旧货生意。朱师傅说,做废品回收生意的,很多都是没有什么文化的,都是为了养家糊口。现在他的几个孩子都很争气,为了孩子拼命奋斗,吃再多的苦,也是幸福的。

分割线a

感叹废品回收生意越来越难做

“唉,现在连收个破烂都难喽,一个月也挣不了几个钱,能把生活维持下来就算不错了。”福德村旧货市场里,老孙头正在与几个宣威老乡一起喝酒。酒菜很简单,一个炸洋芋,一盘花生米,还有一份酸菜黄豆腐。老孙头的感叹,顿时引起几个同行的共鸣。

“聚焦基层劳动者之美”系列报道之三:走街串巷的废品回收人 夏体雷 摄

老孙头和宣威几个老乡,都是靠倒腾旧货过日子,比起那些蹬着三轮街头回收的人来说,他们已经算是很高级的旧货生意人了。如果能搞到某公司、单位处理的办公家具用品,转手就会卖个好价钱。一年只要弄到几单,少说也能赚个好几万。现在废品回收生意难做,一方面是做废品回收生意的人越来越多,竞争大,回收资源不好找;另一个方面是互联网的兴起,连废品回收都搞到了线上,活脱脱把他们这些没有知识文化只有一身蛮力的人逐渐边缘化了。

“10多年前收破烂确实赚钱,现在都快干不下去了。”仰头干了一杯老白干,老孙头说,只要有力气、手脚麻利的,和他以前一起收废品的好多人都改行了,甚至去了建筑工地卖苦力。

老孙头话匣一打开,其他几个人也纷纷感叹说,现在不像以前一样可以骑着三轮车到小区去收了,一来是开着那个喇叭有点扰民,二来现在各个小区都会有安排回收废品的人。

他们感叹道,高档小区里才是真正的废品“宝地”。大家一般都会顺手把不用的易拉罐、啤酒瓶、折弯的废纸箱等扔在楼下垃圾箱里,而这些废品不是他们想捡就能捡的,一般都由那些小区里的保安,或者居住在里面的一些老头老太抢先,然后再卖给蹲点在小区外面的废品回收人。

分割线a

废旧品回收深藏着一门大学问

驻扎小区门口“守株待兔”的老张,今天的收获还不错,说起话来嗓门也提高了许多。因为一家培训学校搬迁,留下了大量的教材书本需要处理,这个好机会所幸被他等到了。一声吆喝,老张的妻子蹬着三轮车,跟随来到培训学校的房间。老张把妻子整理好的一袋袋废品,准备扛到楼下称重。

“算了,省得麻烦。”培训学校负责处理废品的老师是个年轻女孩,也许是有事情,干脆估价卖给了他。几捆教辅材料,一些废旧纸张,老张故意开玩笑地说:“给20元钱”。没想到那位老师看都不看,很是干脆答应。老张抬到面包车旁一上秤,足足有60多公斤。老张沾沾自喜地说:“这回终于赚到了。”

这些在我们眼中被当做垃圾、废物的东西,在他们看来都是快速变现的财富。采访中许多废品回收人说,目前最受欢迎的废品是纸制品和钢铁制品。他们平时收到的废品,其中纸制品就以课本和快递盒一类为主,主要来源就是各个中学,应试教育下学生对于纸制品的消耗量很大,再加上中高考生的数量变多,这一类物品的回收数量很高。

你们外行不了解,其实废品回收行业当中的门那是相当多。”老孙头告诉记者,每年临近年关,是他们回收废品高峰期,也是生意最好最容易赚钱的时候。特别是很多建筑工地上都在忙着赶工程进度,之后留下来的废旧品就会更多。

“从小贩到废品收购站再到单类废品回收站,最后进入废品加工企业。”老孙头说,这就是废品回收的食物链。从称重、计量到对废品材料的辨别、估价,再到寻找货源和渠道,和上家下家讨价还价等,其中藏着学问。

“聚焦基层劳动者之美”系列报道之三:走街串巷的废品回收人 夏体雷 摄

分割线a

互联网+废旧品回收逐渐兴起

家里的快递纸箱、饮料瓶等生活废品越来越多,如何处理一直是个难题。曾走街串巷喊着“收废品”的回收人越来越少,固定回收点也难以提供便捷的服务,不愿攒破烂儿的年轻人通常都将生活废品直接扔进垃圾箱。有些有攒废旧品习惯的,经常遇不到回收师傅。时间长了,堆积的越来越多。占地方,又影响心情。搞到最后,大家都不愿意攒废品,干脆直接丢了。

近两年一些公司尝试对废品回收进行“互联网+”改造,手机预约下单废旧品回收一键搞定,上门服务备受市民青睐。于是,“互联网+”的新模式应运而生,再一次撬动了废品回收“旧”市场。

“通过互联网,卖废品和收废品之间的信息不对称也被打破了。”云南小黄人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旭说,旧衣服、塑料瓶、易拉罐、废旧电子产品、废纸等,每一种可回收再利用的废品,经过在线分类后,再按照大小明码标价。用户登录后,可以自主选择需要回收的废品种类,在线预约上门回收的时间和地址,发布订单。

今年20岁的小冯就是一名从事“互联网+回收”的工作人员,已经工作一年多了。一件黄马甲、一辆黄色箱体电动车和一部手机是他工作的全部。每天接到商户上门回收废品的订单后,便根据订单的位置在15分钟至3个小时内到达指定地点。分类、称重、结算、付款,十分熟练。

“聚焦基层劳动者之美”系列报道之三:走街串巷的废品回收人 夏体雷 摄

据统计,全国目前废品回收的相关企业已有43.2万家左右,和其他行业相比虽略有差距。但在20年前,全国废品回收行业相关的企业数量,仅有不到1万家。全国没有关于废报纸和废纸箱回收率的确切统计,但从针对企业和社区回收率的抽样调查结果来看,废报纸和废纸箱的回收率都在95%以上。

分割线a

一批90后成了废品回收主力军

一群受过高等教育的90后,竟然都在“收破烂”,可能很多人都不相信,但事实是,像小冯一样穿梭在昆明街头,忙于各个商铺间“回收”的小哥还真不少。目前,“小黄人回收”的团队大多数是90后年轻人,其中不乏许多大学毕业生。他们是一群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但他们却做着在别人眼里不起眼的事情。

据介绍,“小黄人回收”创立于2019年,是集“互联网+废品回收”模式为一体的再生资源回收平台,主要服务于小区居民及各类大小商超、便利店、档口、工厂、写字楼、学校等用户。为客户提供废纸、塑料、金属等各类再生物资回收服务。云南小黄人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旭说,回收小哥日常的工作非常简单,就是在系统接到订单之后,按照客户的地址进行上门回收废品的服务,可以说是以前“收破烂”的升级版。

“聚焦基层劳动者之美”系列报道之三:走街串巷的废品回收人 夏体雷 摄

“互联网废品回收是一个包容性很强的行业。”张旭说,以前大家对废品回收行业的印象是“脏乱差”,看不上眼。现在在新一批年轻人的带领下,废品回收行业将迎来新的曙光。“小黄人回收”自创立以来,除了一批80后,占据主力军的是一批90后,他们来自各行各业,有做老师的、有做工程的、有刚毕业的、有资深创业者、有做教育培训的、有做房地产的、有宝妈……

不少“小黄人回收”的员工,在进入互联网回收行业以前,都承受了很多的压力,父母强烈反对,朋友觉得惋惜。但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行业不分贵贱,只要有机会,他们就愿意冲一冲,做一群“披荆斩棘的回收人”。张旭说,目前走上街头的“小黄人回收”人员中,还有许多的90后乃至00后,他们年轻力壮,是上门回收的速度快、回收量大的主力军。

“聚焦基层劳动者之美”系列报道之三:走街串巷的废品回收人 夏体雷 摄

“传统回收的短板过多,例如老龄化严重、回收过于低效率、时间消耗和回收量不成正比、回收区域有限等,这些无一不是废品回收行业的致命伤,而互联网+废品回收模式的出现却刚好弥补这一切。”云南小黄人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旭说,互联网回收行业的兴起可以说是大势所趋。

记者手记


为90后废品回收主力军叫好

几天来,与这些废旧品回收人接触中,他们给记者留下的印象,除了感叹生活的压力之外,更多的是劳动的光荣和对家庭生计付出的自信。他们并不因自己从事“收破烂”的行当而感到自卑,也并非在社会最底层摸爬滚打遍体鳞伤而失去对生活远景的梦想。人之所以活得累,往往是因为放不下面子来做人。看着那些奔波于昆明街头的“小黄人”,一张张90后乃至00后的年轻面孔,不得不为他们融入这个行当的勇气点赞。

采写这篇稿件的时候,记者感慨万千。突然想起在《非诚勿扰》这档相亲节目上,有个长相帅气、谈吐幽默的男嘉宾,深受女嘉宾们喜爱。不过,在小伙子说自己的工作是“收破烂”之后,他惨遭灭灯,还被女嘉宾嘲笑:收垃圾很脏的,你不怕生病吗?你工资肯定很低,没钱就别来这里浪费时间了。

其实,女嘉宾太过心急,男嘉宾都还没来得及解释。于是,孟非问道:“你收什么废品?”小伙子表示,自己主业是白领,副业是收二手车。相比而言,男嘉宾反而是靠着副业买车买房,过着很不错的生活。看到真相后,诸多女嘉宾顿感惭愧。

可见“收破烂”在一些人的理解中,并不是一个好职业,这是因为这些人总是带着异样的眼光去看待其他人的职业或工作。

业无优劣,职业无尊卑。这句话说起来容易,要真正感同身受太难。毫无疑问,正是废品回收人的辛勤努力,才能让城市产业资源循环起来,让再生资源能得到高价值的利用,让整个城市焕然一新。许许多多的废旧品回收人,不管他们是用何种回收形式,归根结底都是为大家在建设一个循环再生的世界。

职业本身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要是正当的工作,靠着自己的双手去赚钱,不应该被区别对待,更不应该被瞧不起。其实,只要是自己喜欢的工作,就不应该被舆论绑架,遵循自己内心的选择即可。

互联网+废旧品回收的逐渐兴起,造就的一批90后废品回收的主力军,是年轻、充满活力的一代,为他们叫好!


统筹 熊波 李荣

春城晚报-开屏新闻记者 夏体雷 摄影报道

责编 王利绚

校对 罗秋旭

编审 王云

专题更多>
二十大代表风采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怒江草果正红火云南省出席党的二十大代表风采中国这十年打造一流营商环境,云南在行动!
电子报更多>
img
热门新闻更多>
    滇ICP备13000630号-1  滇公网安备53011202001054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5
    未经开屏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本网站法律顾问——云南云都律师事务所主任尚显达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92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