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屏当事人| 离开上海了,我还会回来
开屏新闻2022-05-20 17:30

【新闻背景】

上海市公安局5月18日发布离沪提示,根据上海市疫情防控“防外溢”要求,在沪人员原则上“非必要不离沪”。对有工作、学习、生活等确需驾驶机动车离沪的人员,在符合疫情防控规定的前提下,可向有关单位提出申请。

其中,在上海市有落脚点的人员,因工作、学习、考试、就医、生活需自行前往外省市的人员,向居村委提出申请,由街镇审核发放;对于因学习、考试等特殊情况急需离沪的师生员工,也可向学校提出申请,由所属学校审核发放。对于企事业单位派往外省市工作的人员,向所属单位提出申请,由有关市级或区级行业主管部门审核发放。对于零星滞留本市,需返回外省市居住地的人员,根据其在沪临时居住地,纳入属地申请核发范围。

有关单位经核实后,出具离沪证明。相关人员凭离沪证明驾驶机动车离沪,点对点前往外省市目的地。

离沪证明自申报的出发之时起,6 小时内有效。同时,严禁藏匿夹带无凭证人员、非法营运等违法违规行为,一经发现,依法处置违法违规行为。


以下是离沪人员陈默(化名)在“开屏新闻当事人”栏目的发声:

到了家,确切的说是女友的家——安徽舒城县,我完全放下了悬着的心。

我是苏州人,在上海多年,和女友在这里打拼,没有疫情之前,我们的生活和所有的上海人、外地人一样,朝九晚五,忙忙碌碌,为了生计而活着。

我和女友租住的小区是一个回迁房,50个门栋12户1000多人,这里住着的人大部分是老人,还有几户是孤寡老人,平均年龄都很大了——这也是这次疫情后,我才了解自己所住的小区。平时,他们所有人都是陌生的,因为这样一个庞大的城市,大家都是忙碌的,可能你会偶尔照面,但是彼此却不熟悉。

3月8日,我所在的小区开始封控,因为发现了密接人员。封了4天后,解封。之后,又封了两次。但是那时候,小区居民们都是淡定的,感觉和全国的城市一样,就是封几天又正常了,我们还是像以前一样。

我囤了几天的菜,外卖可以到小区门口拿,周边的商铺也还开着。

我没有想到,我们后来在小区呆了两个月十天。这短暂又漫长的60多天,对我来说,煎熬、焦虑、悲伤、快乐、希望。

我是做物流的,每天,我都在外面跑,会和很多人打交道,和很多人接触。

3月8日,小区封控了。我在小区封了两次后,决定去公司上班。公司还没有说封控,但谁都没有想到奥克密戎传播得那么快,无孔不入。

从3月22 日走进公司,我在公司又有5天的隔离,27号回小区了。3月27日那天,上海宣布以黄浦江为界分区分批实施核酸检测。

在公司隔离时,我就听说28号就正式封控了,本来在没有封控之前,我是可以回老家的,但是我和女友一商量,不回了。我在外面接触了那么多人,27号回家,万一自己感染了,不是给家乡人带来麻烦了?

在外面跑惯了的人,一旦关在家里就觉得难受郁闷。4月3日,我在小区群里报了志愿者:协助医生做抗原,核酸检测,配送物资。

做抗原的时候,刚开始居民都不会,志愿者就一个一个地教他们怎么做。我觉得最累的,是协助医生做核酸。医生基本上是外地援护而来,我问过一个医生,他们凌晨2点从南京出发,开车到上海,轮流换着来上海,不同城市的医生都会来到小区给居民做核酸,他们很辛苦,非常辛苦。

我们在这一期间,为防止交叉感染,去帮医生们维持秩序,刚开始都没有秩序和章程,所以排队维持秩序,并不简单。尤其穿着防护服,不透气,一个小时下来全身都湿透了,医生和我们都不敢喝水不敢上厕所,因为防护服有限。

小区的居民集体捐了款,买了一些防护用品给到志愿者和医生。情况慢慢好转。

志愿者人手多了,我又开始做小区物资的配送工作。我们等送物资的车到了,先在小区外指挥车辆排好队,一辆一辆进行消杀,消杀10分钟后,由电瓶车(都是小区居民筹集的)配送小队接下物资,依次送到每个单元的楼下,门栋的领队再把物资领了送到各家各户。遇到门栋的阳性居民,就是大白去送物资。

我最自豪的是,我们小区配送队伍特别好,有章程。

虽然在外做着志愿者的工作,我每天定时做的事情是抢菜。每天晚上把想要抢的菜放进购物车,早上5点50分,我会定好闹钟,准时起来抢菜。之后,有了团购和政府保供物资后,生活中的窘迫得到了缓解。

但我们想回家了,因为没有发工资了,我们得交水电房租费,我们还要买相对价格高的食物,时间长了,我们肯定是支撑不下去的。5月14日,我在新闻上看到合肥发了通知,不管你是哪里来的都接收,我们之后问了舒县,他们说只要你能回得来,就接收。只是,对方需要一个返乡证明。

我去找街道办询问,街道办同意开一个返乡证明,只是得签一个承诺书。

所有的事在5月17日出发之前做好了。我和女友决定自驾车回家,我们唯一担心的是路途上会不会卡在高速路上,返乡证明起作用么?核酸正常起作用么?要不要什么通行证?万一劝返呢?

既然决定回家就要义务反顾。拿好了返乡证明,我们准备了在路上足够吃的干粮,甚至准备好了可能不被接收,要在高速上度过的可能。

令人意料之外的是,我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从早上9点半到下午5点,我们非常顺利的回到了家乡。在路上,沿途只查看了我们的返乡证明和核酸,一路高速,毫无阻碍。在路上,我们接到了舒城县政府的电话,问我们到哪里了,他们在路口接我们,带我们到隔离酒店,很感动,很温暖,很开心,泪目。我们知道,他们也承担着很大的风险和压力,但是家乡人能以包容的姿态接收我们回家,足以慰藉。

到了高速路口,家乡政府的车引导我们到了酒店隔离。

离开了上海那一刻,我觉得挺心酸。17号早上出发前,志愿者和社区的工作人员叫我们又做了一次核酸,至少24小时的核酸可以应对路途中遇到的困难。和街坊领居相处了一个多月,他们没有因为我是外地人而歧视我,他们跟我说话就用普通话,他们很好。我觉得在上海最值得回味的,是那两个月隔离时的温暖,我学会了很多知识,成了半个小医生了。这一场疫情,我收获了意料之外的暖意。

我们现在在家乡舒城县的酒店隔离14天后,便可以回家了。我们的生活和工作在上海,这个城市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很温暖,等上海疫情结束了,我们还要回上海。

5339431b81d389f084498dd2b2661cc.jpg


“开屏当事人”栏目旨在为当事人提供发声平台,呈现事件的更多面相。本文著作权归开屏新闻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开屏新闻记者  邓建华  视频编辑 杜帆

编辑  胡巍

校对  程权


专题更多>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国这十年打造一流营商环境,云南在行动!牢记总书记殷切嘱托,唱响新时代幸福之歌奋斗的人民 奋进的中国“十四五”新征程
电子报更多>
img
热门新闻更多>
    滇ICP备13000630号-1  滇公网安备53011202001054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5
    未经开屏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本网站法律顾问——云南云都律师事务所主任尚显达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92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