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正常绿码变红码 全国数名储户被赋红码 郑州便民热线:是疫情防控部门赋码,未获反馈
开屏新闻2022-06-14 18:14

1.jpg


开屏新闻记者  邓建华  实习生  李亚梅  杨巧池

责编  胡巍

校对  程权

进了郑州,数小时后,正常的绿码变成了红码。还有的人绿转红,又转绿,如果没有离开郑州,还会赋予入境红码,改都难改。更有甚者,明明远在外省,但在同一时间,码就变红了。是因为是从中高风险区进入还是另有原因?

开屏新闻记者了解到,被赋红码的人,时间集中在6月11日至6月14日中午,而他们都是河南一些村镇银行的储户。

6月14日,记者拨打当地疾控中心电话,一直处于占线中,郑州市12345热线回复称,最近确实有市民反映赋红码的问题,因为赋码是疫情防控部门赋码,他们已经将此情况反馈给了郑州市疫情防控指挥部,但目前未获回复。记者拨打郑州市疫情防控指挥部,未接通。

住个酒店,来了警察,之后红码了

艾女士介绍,她是湖南娄底人,6月11日,她在当地做了核酸检测是阴性,次日,便乘坐高铁,早上8点19分从娄底上车,中午12点到达了郑州站。“我一路扫码都是绿色的,我也顺利进入一个叫新干线(音) A座的小区,入住了一家民宿”。

艾女士下午2点在酒店入住后,就出去到街上去吃午餐还溜达了一会,“所到之处都是绿码,没有什么异样”,然后,她回到了小区。

艾女士说,他之所以是从湖南到郑州,是要钱的。据媒体报道,今年4月,河南几家村镇银行的储户们突然出现取现困难,随后相关监管部门通报了这几家银行股东涉嫌勾结内外,非法揽储,涉及40万储户,涉案400多亿存款。

4.jpg

3.jpg

“我存在这四家银行的有30多万,现在急用钱,我在网上取不出钱来,我又看到新闻上报了这个事,我决定自己来郑州要钱”。艾女士说,涉及此案的三个朋友当时都住进了这家民宿。她从街上回来后,在另一间房子与三个朋友聊天。

到了下午3点左右,事情开始不对了。

“当时有四个以上的警察过来查房,他们说是例行检查,说是有的酒店、民宿都不能接待客人了,然后检查行程码,检查的时候并没有问题。”艾女士说,但是走后不到五分钟,这几个警察又进房来查房。

“就问我们来郑州做什么,我们也吓倒了,就老老实实跟他们说,我们是来取钱的。”这时,警方给他们四人登记了身份证、手机号码。这时,四人中的一位周姓女子突然感觉不适,开始全身抽搐,“她就是又急又累,身体也有病,我们当着警方叫来了120,救援之后,120和警察就走了。就只留下一些社区的人在门口守着,不让我们出去。”

艾女士说,大概晚上10点,所有的人走了之后,周女士慢慢恢复了,“我也累了,觉得肚子饿了,我就想下楼去买点东西吃”,艾女士说,社区的工作人员跟着她到了小区门口,她出小区的时候扫码,“我的码变红了,出不去了,我以为一直是绿码”。

“是因为我们是来取钱的,所以他们把我们的健康码变成了红码。健康码可以这样想变就变吗?甚至成为限制我们行动的‘王码’?”

次日,艾女士被社区转到一个叫青龙山庄的地方进行隔离。目前,她仍在山庄。14日下午,她的码已经转为绿码。

分割线中.png

被赋红码,流浪数小时,离开了转成了绿码

与艾女士同行的周女士是安徽人,因为被赋红码,她不得不在郑州街头流浪了数个小时。

和记者对话时,周女士正在从郑州回安徽的高铁上,“警察送我上的车,那时我还是红码,现在变回绿码了。”周女士说,她自己比艾女士提前一天来郑州,她也是想取回自己的钱。

6月11日下午4点,周女士到达郑州东站,随后坐地铁去了当地的省人民医院做核酸。从医院出来以后,她在街上溜达了一会儿。下午5点半,“我准备去住酒店,就打出租车,但是一扫码,我的码变成了红色,出租车师傅当时就给120和110打电话了,110来了以后问我怎么回事,我把健康码、核酸证明和我的行程码都给他看了,没有问题的,因为我是低风险区过去的。”周女士说,两位民警问她来河南是不是没有报备,“我说我没有报备,当时他就让我在网上报备了,报备了以后就让我走了。”

但是,她依旧是红码,之前自己做了核酸后可以自动转码,现在变红码了她并不清楚怎么办,只能等待申请转码。“当时我不知道要到社区转码,所以我一直从5点半就在街上流浪,到晚上9点多,我准备去申请转码,才知道需要社区去转码,但是那时社区都已经没人了,我也打了郑州的12345热线,政府热线给我的答复就是帮我反馈,要到明天有工作人员上班了才能给我处理这个事情”。周女士说,在焦虑的时候,她所认识的储户告诉她,好多人的码都变红了。此时,她接到了派出所的电话,“我知道我的码是怎么变红的原因了,怕他们赶我走,我就没有告诉警察我的位置”。到了晚上12点,他通过朋友联系上了一家医院的医生,传给他所有检验资料后,她的码又变回了绿码。12点多,她住进了艾女士次日住的那家民宿。

随后的第二天早上9点40 分,她又变成了红码,于是找到社区变回了绿码。

12日3点多,她遇到了上述艾女士所说的情况。“警察要收我们的手机,我又气又急,身体不好就开始吐,全身抽搐。”

据艾女士和周女士说,13日,当地警方要求他们回去,回去就可以变回绿码。周女士说:“说遣返我回去,我同意了,下午2点退房的时候我的码是正常的,2点50分我到车站的时候,我成了入境人员的红码。”她说,她打电话去社区改码,答复是,她不是普通的红码了,“他们告诉我,我是国外回来的人,改不了,我告诉他我根本没有去过国外”。

周女士上了火车后,警方离去。到达安徽,她的码变回了绿码。

“这一路,我的经历魔幻又荒唐,难说黄绿红码是可以乱赋的么?就为了限制我们的行动?”周女士说。然而,蹊跷的是,并未去过郑州的储户,也被赋了红码。记者联系到家住安徽合肥的一位储户,她告诉记者,自己6月11日晚10点多,绿码突然变成了红码,在经过两天后,14日中午,她发现自己的码又变回来了。

“我们当时在5月的时候去郑州想取我们的钱,到那里变成了黄码,这次出不出门,到或者不到河南,健康码都变红了。”

分割线中.png

当地便民热线:赋码是疫情防控部门赋码

据了解,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在2021年1月印发《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健康码管理与服务暂行办法》规定,赋红码对象为以下五类人员:一是初筛阳性、混管阳性人员;二是确诊病例、无症状感染者、疑似病例;三是密切接触者;四是入境人员(澳门入境除外);

五是高风险地区人员等。 赋黄码对象为以下四类人员:一是解除隔离观察后处于健康监测期间的密切接触者;二是密接的密接;三是中风险地区人员;四是核酸筛查“应检未检”人员等。

那么,郑州当地是否是按上述规定进行健康码的赋予呢?记者6月14日下午致电两位女士入住的金水区疾控中心,但截至记者发稿,该电话始终处于忙线中。记者随后拨打郑州市政务服务便民热线,一位工作人员称,一般省外中高风险地区会赋红码,最近确实有市民反映过此问题,因为赋码是疫情防控部门赋码,他们已经将此情况反馈给了郑州市疫情防控指挥部,但目前未获回复。

2.jpg



专题更多>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国这十年打造一流营商环境,云南在行动!牢记总书记殷切嘱托,唱响新时代幸福之歌奋斗的人民 奋进的中国“十四五”新征程
电子报更多>
img
热门新闻更多>
    滇ICP备13000630号-1  滇公网安备53011202001054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5
    未经开屏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本网站法律顾问——云南云都律师事务所主任尚显达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92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