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屏当事人|河南“被红码”当事人:从没出国,却现“入境”红码 离开河南自动转绿
开屏新闻2022-06-18 11:06

最近,民众聚焦于河南滥用健康码事件。河南几家村镇银行的线上储户反映,尽管其来自低风险地区,但赴郑州后,健康码被转成红码。被赋红码的,还包括一些并未到访郑州的相关储户。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健康码具有极强监控力和强制性。按照相关防疫规定,红码持有者应立即向社区疫情防控部门报备,在没有转码前,禁止外出。前述被赋红码的储户,即被工作人员带往相关隔离点。或者离开郑州后,红码才变为绿码。

以下是被赋红码当事人的讲述。

我是河南村镇银行的储户,家住安徽。今年的4月18日,我突然发现我存在河南四家村镇银行的存款取不出来了,提示取款超过限制,最后我发现一分钱都不能提出,马上打电话咨询银行的官方客服,客服给我的回复是线上存款遭遇诈骗,需要我们报警,我的第一反应是银行遭遇诈骗,和我储户有什么关系,开始打银保监电话举报银行不给取钱。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没有任何部门给我们答复,5月20日,我来到郑州银保监,沟通银行取款难的问题,可是并没有任何领导来解释这件事,就这样我在郑州等了三天,到了周一领导们都上班了,我也发现全国各地很多和我情况一样的人来这里了解为什么不让取款。后来出来了一个银保监副局长杨局出来说了几句话,大概意思他也只是说等公安调查,再后来他们把我们弄上大巴车,来到一个山庄,回复还是那句公安在查,强迫我们写保证书,后来就让我们离开山庄。

我们回到酒店,第二天一早酒店就有很多的大白和警察堵住了酒店门,不让我们出去,只有买了票的才可以走,就这样,我们买票回家了。

可是回家后,我开始收到我户籍地派出所的问候,打电话问我在哪里,说让我在家等公安调查,不要再去河南了,很多时候半夜了,我还接到派出所电话,我不知道我就存了个钱怎么还随时接受到他们的“问候”。

回来后,在家又焦急的等了快一个月,还是没有任何部门出来解释什么时候可以取款,我只好又来到郑州沟通取款的事。

6月11日,我来到郑州,下午不到4点我出了郑州东站的出站口,扫码出站后,我随后自己来到河南省人民医院做好核酸,从医院出来我就开始步行前往酒店,由于路程太远,我打了一辆出租车。谁知,上了车扫了他们的场所码,我的健康码成了红码。这时,出租车师傅给120和110打电话,我在车上等待工作人员到来。

再后来,来了两位民警,我给他们看了我的行程码和我过来时候做的核酸检测报告,也说了我在郑州已做核酸,民警后来问我是不是没有报备,如果没有报备,可能会红码,这个时候我赶紧报备了,民警让我离开。

1.jpg


离开不到十分钟,我就接到她们当地一位女士电话,自称是郑州东站派出所的,问我是不是为了银行钱的事来的,我如实相告,后来他们就开始不停的问我在哪里,告诉我红码我住不了宾馆,给我找地方,或者让我去她们派出所,这个时候我知道怎么回事了。

我在马路上等待红码转绿,一直到晚上9点多,我的码还是红的,我开始申请转码,才发现红码转绿需要去社区,就这样我一直到晚上12点我还在大街上。打了郑州12345,咨询我怎么转码,可是工作人员告诉我她会向上反应,让我等第二天社区上班了去转绿码,后来我通过其他途径转了绿码入住了酒店。

第二天上午十点多,我准备打车去银保监,去沟通取款的事,一上车,我的手机又开始显示我是红码人员,在这期间,我打了社区电话,成功转成了绿码。

我回到酒店后,不停接到各个派出所电话,问我来干嘛,人在哪里?下午5点左右,有民警和社区人员一波一波上门,登记身份证,问我们是不是为银行取钱的事来的,因为他们都穿着便衣,我想拍照作为证据,他们不让,抢我手机,没收身份证,要抓我走,我又急又气,导致我身体不好又吐又抽搐,他们还恐吓我同行的人打120,但他们都不打。

就这样,直到晚上十点多,他们还在我酒店房间门口,我这时已经被他们‘软禁’起来了,我要求出门吃饭,他们不让,最后在我强烈要求下,三个大汉跟着我下楼吃饭。

他们很多人守在我的房间门口不让走,要求我自己买票回去,要不把我拉到别的地方,我同意回去,他们的人把我送到火车站,准备进站时,我的手机开始显示我是入境人员红码,他们开始打电话给社区给我转码,人家说我是入境人员红码,改不了。

这事我就很好奇,我从来没有出国过,连护照都没有,怎么就是入境人员红码了呢?最后他们又把我拉回山庄,来到山庄的会议厅,里面也有十几个和我一样来沟通取款的人,他们的领导告诉我如果我想回家可以马上送我走,我说我是入境人员红码,你们给我转绿码了我就走,他们领导告诉我只要离开河南红码就没了,他们可以更改健康码红绿。

就这样,一直到晚上快九点了才安排我们吃饭,我们要求安排住的地方休息,他们的领导说买了回家的票就可以安排住宿,在僵持下我买了第二天回家的票才安排了休息的地方。

第二天一早他们十几个穿白衣服的便衣人拉了我和其他一位男士来到郑州东站,我是入境红码人员,他们大摇大摆的把我送进了候车厅,送上了火车,进站时有车站工作人员喊我是红码,他们沟通后让我进了,看着车门关闭他们穿白衣服的人才离开,上车后离开河南果然我的码就变绿了。

开屏新闻记者 邓建华

编辑 胡巍

校对  程权


专题更多>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国这十年打造一流营商环境,云南在行动!牢记总书记殷切嘱托,唱响新时代幸福之歌奋斗的人民 奋进的中国“十四五”新征程
电子报更多>
img
热门新闻更多>
    滇ICP备13000630号-1  滇公网安备53011202001054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5
    未经开屏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本网站法律顾问——云南云都律师事务所主任尚显达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92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