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热议“轻伤”之鉴,是对司法公正的观望
开屏新闻2022-06-25 03:11

6月21日,河北省公安厅官方微博发布唐山打人案的最新通报,通报显示,目前案件侦办已经取得阶段性进展。6月20日,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出具了司法鉴定意见书,王某某、刘某某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远某、李某损伤程度为轻微伤,经医院检查无需留院治疗后自行离开。

微信图片_20220625030957.png


唐山打人案举国关注。随着舆情的持续升温,这起打人案的具体情节和走向,也得到了公众的全方位审视,出警时间究竟是几时几分,主犯陈某志到底有多少前科,是否是刑拘在逃,四名被打女孩情况如何……由于权威信息的相对滞后,导致谣言四起。其中,四名被打女孩的伤情,尤为无数网友所牵挂,因为这不仅关系到她们个人的安危,也直接影响到对几名打人暴徒的定罪量刑。

也正因为如此,最新通报一出,四名受害者的伤情鉴定就成了网络热议的焦点。很多人都是一脸困惑,“为什么看起来很严重的样子,却只是轻微伤或者轻伤?”这样的担心其来有自,早在案件发生之初,就有人提出过类似的隐忧,现实中,大量案例也显示,此类恶性暴力犯罪往往因为伤情鉴定而重罪轻判,甚至逃脱刑事制裁。事实上,这也是四名被打女孩的伤情在坊间被传的越来越严重的原因。

从通报来看,四名被打女孩的伤情鉴定结果无疑与公众的观感和认知有着很大的差距。打人视频中,陈某志等人出手极为凶狠,一名女孩受伤倒地后仍然猛踹其身体和头部等行为,可谓招招致命,尤其考虑到双方的力量悬殊、殴打持续时间长等因素,用故意杀人来形容也不为过,这怎么可能是只是轻伤呢?

不过,法律意义上的轻伤,与人们日常生活中的表达有着本质的区别。司法鉴定层面的“轻伤”“重伤”必须标准化,才具有可操作性。比如,牙齿脱落或牙折2枚以上,是“轻伤二级”,脱落或牙折7枚以上才能鉴定为“重伤二级”。另外,语言本身也是有局限性的,如果我们把所有看起来很严重的伤害都视为重伤,那么更严重的伤情又该如何表述呢?

轻伤不轻,重伤很重。轻伤的鉴定,丝毫不能减轻此案的恶性程度,也决不意味着“轻伤”和轻判划上等号。“轻伤”已经达到刑事立案标准,可追究其刑事责任。此外,公安机关在侦办此案过程中还发现犯罪嫌疑人陈某志等人有寻衅滋事、聚众斗殴等其他违法犯罪线索经,目前正在加紧侦查调查。一经查实,累累前科加之数罪并罚,以及可能存在的涉黑问题,综合多重因素考虑,几乎可以肯定,陈某志等人必将受到法律范围内的最严厉惩罚。

不必过度纠结于轻伤、重伤的表述。公众之所以热议这个“轻伤”鉴定,实际上是对司法公正的一种期待和观望,也即此类暴力犯罪能否得到应有的惩戒,对陈某志这样完全无视法律的行凶暴徒,最终的判决能否匹配公众对司法公正和公共安全的期待。

就个案而言,唐山打人案显然是因为舆论的持续发酵,在炸裂式的传播中,才成为特殊的那一个,具有某种标志性。换言之,如果没有这样的背景,没有这些外部条件,譬如打人视频被公开,视频没有得以广泛关注,那么可能就是另外一种情况。因为即便鉴定为“轻伤”,以故意伤害罪论处,最高刑期也只有三年。而陈某志等人的其他犯罪事实还在侦查中,存在不确定因素。也就是说,在极端情况下,陈某志可能就只被判个三年,法律上他已经被顶格处罚,但事实上与他的主观恶性以及社会危害性相比,根本无法同日而语。更大的视野看,又有多少陈某志抱着这种“大不了判几年”的心态,而挥拳向弱者呢?

一次严厉的惩罚,胜过千万次的警告。以唐山打人案为契机,是时候考虑加大暴力犯罪的法律制裁力度。罗翔说过,法律要听从民众的声音,但是要超越民众的偏见。回归现实,这句话其实更应该倒过来看,法律要超越民众的偏见,但要听从民众的声音。不管轻伤、重伤,公众的安全感不能“受伤”,朴素的法律信仰不能“受伤”。


首席评论员 吴龙贵

编辑 程权

审核 邓建华


专题更多>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国这十年打造一流营商环境,云南在行动!牢记总书记殷切嘱托,唱响新时代幸福之歌奋斗的人民 奋进的中国“十四五”新征程
电子报更多>
img
热门新闻更多>
    滇ICP备13000630号-1  滇公网安备53011202001054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5
    未经开屏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本网站法律顾问——云南云都律师事务所主任尚显达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92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