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人物|一位女博士的疫情志愿救助
开屏新闻2022-07-02 11:23

开屏新闻记者 邓建华   实习生  杨云宇

编辑 程权

校对 胡巍


回想起这三年,刘阳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本来2021年这个时候,她应该博士毕业了,但现在她仍在等待毕业,面临多种工作选择的同时,又无法去往能去的大城市就业,她不知道因此会不会失去更好的机会,这似乎成为她的一个心结。

从2020年初,刘阳在疫情反复的三年里,因为学业,她从西安到香港又到深圳,因为自认为是一名理想主义者,她又成为疫情志愿者团队中最早的一批人,靠着自己的医学背景,她在武汉和上海疫情中成为一名医学顾问,线上诊疗、线上找药、线上救助,这几乎成为她这几年生活的全部。

疫情近三年,原本以为的按部就班的生活,刘阳发现,大多数人和她一样,都变了。但是,这三年里,她可能面临着生活和工作的抉择和变化,但是她变得更勇敢理智了,“如果我们没有办法改变现状,我们是不是应该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

图片

刘阳的日常生活

分割线

救助

在刘阳的朋友圈里,这几年几乎都是她在发求助:找人、找药、找医院,寻求帮助。

刘阳是山东威海人,16岁考上山西医科大学,20岁考入西安交通大学硕博连读,最后一年在香港城市大学做研究,如果不是疫情袭来,她去年6月就会拿到两所大学的博士毕业证,在北上广深找到良好又令人羡慕的工作。在众人的眼里,这个26岁的女孩堪称学霸。

然而,2019年年底,读博的她从西安放假回家,被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生活秩序。“大年三十那天,我的一个武汉同学的妈妈疑似肺炎,我发现症状不对劲,从那个时候,我就开始关注了”。她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性。

境况确实也严重了,那个春节七天里,全民静默。

上大二时,她第一次去献血,“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可能人还是需要做一些有益的事情,才会让你觉得生命是有意义的,或者是我这个人比较悲观吧”。刘阳觉得自己一直是一个理想主义的人,自此,她每年都会去献血,她也一直在资助贫困学生读书,至今为止,她还在资助一位初中生,尽管博士工资很低。

那时,她就想,有机会去做志愿服务。

疫情期间,刘阳最初和所有人一样,找物资捐赠。她让母亲想办法买了许多口罩捐往武汉,她自己又和一个朋友,找到一家爱心企业,找了许多女性用品,捐助给湖北黄冈市英山县医院,“一个县医院,当时收治了十几个重症患者,这在当时真的了不起。”刘阳赞许他们——好心人捐赠的每一枚鸡蛋都作了公示。

作为学医的人,疫情当前,她觉得自己能做的应该不止于捐赠。她敏感地意识到,有可能一些并未感染的人,因为与新冠的相似症状,无法获得救助——之后的疫情中也验证了她的这一判断。

2020年初,她在网上遇到一个七个月大的黄冈宝宝妈妈的求助,因为孩子患视网膜母细胞瘤,需要化疗。但在非常时期,孩子无法前往上海就医,却又需要医院的救助。她开始在线上为这个宝宝的母亲提供帮助,同时她也在网上求助黄冈哪家医院可以收治孩子,新华医院可以远程求助。

图片

刘阳帮助过的患病的宝宝

之后,她又遇到了一个一岁零六个月大的孩子,孩子患神母细胞瘤,急需化疗药物,她仍在网上向全国的好心人求助所需的药物。对于这些罕见病的孩子,她说自己泪点很低,“我没有办法一边看着,什么都不做,大概就是我无法进医院的原因,因为无法冷静地面对孩子生病这种事情”。

远在山东仿佛身在武汉。刘阳利用自己的医学知识,开始成为一名疫情期间的志愿者。她在给武汉患者找药的过程中,发现了团队的力量,“一片小小的药片,我们得通过许多人,有记者、医生、武汉的普通市民,很多的志愿者,才能传递到患者的手里,很不容易,所以我从这时开始加入了志愿者团队,大家在非常时期,迅速聚合,我们为彼此带去更多爱,而不是艰辛”。

她觉得自己并不是在做什么大事,但是在“海上指南针”志愿者伙伴的评价里,她有一颗炙热的心,医学知识丰富,响应及时迅速,处理救助快准狠。

三年过去,刘阳“没有做什么大事”,但是这些孩子在好转,她找到当地的朋友去给他们送了点东西,“我觉得孩子的妈妈是最不容易的,孩子妈妈当时都哭了,说孩子生病这么久,第一次有人想到她”,母亲们也希望见见她,她也一直希望如果有机会去武汉看看孩子们。

分割线

医疗顾问

疫情当前,自己的学业也要在网上完成,刘阳想,自己在这段时间里,是不是去做一个志愿者,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她突然找到了一个路径——自己即使在线上,多年学到的知识有了用,做个医学顾问。

刘阳并不赞成疫情开始之初的发烧不能去医院就诊的方式,“比如白细胞低他可能是感冒了,但是定点医院就有可能不收治”,基于此,疫情三年,刘阳和她的伙伴们救助的多半是这类人群,她成为团队中的医疗顾问。

图片

通过线上救助的小婴儿

助人自助的理念,在刘阳的生活中早已建立。她对自己的医学背景很自信,但因为自己并没有在临床干过太长时间,而且博士在读,一直都在从事实验室工作,所以“我当时来胜任这个顾问的工作其实我是没有自信的”,但因为对那个一岁零六个月孩子的关注,刘阳决定就算不能面诊,也可以隔着屏幕或者一根电话线,对需要帮助的人提供一些简单的医学知识和帮助。

武汉疫情过去,全国范围内的疫情依旧持续,直到4月底疫情席卷了上海。

新冠肺炎确诊,总会有人担心。从照片到 CT再到核酸检测,感染病毒的检测是循序渐进的,确诊的条件也是苛刻的,而在这一过程中,很多人的感受是复杂的,尤其对于没有医学背景的普通人。

刘阳和她的伙伴们就像武汉一样,大家又在网上集中,“海上指南针”再次启动,“因为当时一个姑娘说她要去做线下志愿者,不做医疗顾问了,所以她说把这个光荣而神圣的组长的位置就让给你了,我就这样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当官的,哈哈”。

图片

海上指南针团队给志愿者送上的小红花

一群内心炙热的年轻人,线上线下合力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们,他们的帮助从患者到普通人,从找药找车找120到帮助大学生返乡、帮瓜农卖菜。

医疗顾问刘阳也在其间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在那一段在深圳也很少出门的日子里,她也一样要天天按规定做核酸,但她觉得自己很忙很累,有时候看到别人的境况,她也掉泪崩溃,但她依旧内心充实。

上海疫情中,一位九十岁的老奶奶从床上摔下来了走不动了,家属向志愿者求助,“家属说有压痛啊之类,这样你只能猜,就要想最坏的打算,同时能做的事情就是帮她找医疗资源”。

刘阳先告诉家属如何看护老人,怎样进行急救,然后想办法给周围所有的医院打电话。团队里会有一部分人专门去汇总所有医院的情况,“比如这家医院的门诊急诊是开到几点,有哪些病友给你反馈,这种信息是实时更新的,在武汉疫情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

刘阳遇到的更常见的情况则是既往基础病,比如血透病人,他一直要做血液透析,他所需要的医疗资源就是做血透,但做不上血透了怎么办?志愿者们就只能在线上去帮他观察一下会有什么样的问题出现。这时候,刘阳会给到患者一些自救指导包括一些饮食指导,其实更多的是护理措施。她曾经遇到过一位白血病姑娘,移植术后白细胞和血小板低,“然后我们当时一边想办法帮她进医院,另外一边跟她讲,千万不要动,大小便都要在床上,因为你动的话有可能会引发脑出血,那就非常危险”。

多半时候是无奈的。

刘阳在两个月的时候,遇到过很多情况,他们发现,每一个人能做的其实非常有限。特别是能去医院接受救助也是有限的,“甚至会有一些患者家属会拿医生给他爸妈救助的一些药品来给我看,我无法做到面诊,但这个时候你只能跟她说,这个药是干什么的,那个药是干什么的,因为医疗资源非常紧张,没有大夫或者没有护士会有时间给你讲这些东西,可能我们就会给他讲一下这些”。

分割线

救赎

刘阳一直有一个法医梦,在读书时,她在山西医科大学本科学的是护理学,后到西安交通大学攻读博士学的是法医学。她有一个并不快乐的童年和少年,父亲在一次事故中死亡,幼年的她一直对父亲的去世心存疑问,她希望自己能找到答案,学医在她少年的奋斗中埋下了种子。

数年后,单亲家庭的孩子刘阳长大成人,她经历过家庭的变故,读书时她的生活也很窘迫,为了继续学业,她做过翻译、家教、到饭馆打过工,甚至帮人刷单、小广告、打银行贷款电话……

刘阳觉得自己是一个感性的人,虽然她一直读的都是最理性的学科。对于父亲的亡故,时隔多年,所谓的答案早已湮没,而心里的疑问也早已没有意义。但她想,可能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像她一样的人都想知道,自己的家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也许我去学了这个可以帮别人少一些遗憾,所以当时其实是出于这个想法学医“。

毅力和倔强让她学习优异,16岁考上了大学,成为班里最小的学生。她在大学四年时间,学习成绩突飞猛进,从内科到外科,从目录到内容,她几乎可以背下来,直到硕博连读。

在刘阳为学业而奋斗时,2016年,从小把她带大的奶奶去世了,她从西安赶回山东的小县城,见了奶奶最后一面。她的奶奶因为腰断过,患有严重的腰疼病,半生的时光都在弯腰中度过,但是她带给了刘阳人生中最朴实的生活哲理,教给她坚韧、善良、尊重和平等。那一个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走了,给刘阳精神上极大的打击,“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和我最爱的人走了,我真的很难过。”

2020年9月,通过一个联合培养项目,刘阳来到香港城市大学深圳研究院进行另一个博士学位的攻读——计算机学。上海疫情,刘阳正在深圳,香港学习一年之后。她回到深圳准备毕业论文,而在这三年特殊的日子里,疫情同样波及香港。更多的时间,她线上完成博士学业,她也参加一些新冠试剂盒的实验。

如期毕业后,这个今年26岁的女孩,将会获得两个博士学位。但因为疫情影响,她一直没能毕业。刘阳觉得这就是疫情时代的无奈,和她一样的人都要接受这样的现实。纵然是已经拼尽全力完成了学业,但是刘阳没办法毕业,她见不到导师,在沟通交流中存在很大的问题,她只能通过邮件进行漫长的沟通,所以无法做到如期获得博士学位。

繁忙而快节奏的生活,疫情在改变着每一个人。几年前因为奶奶的去世,刘阳这个阳光般乐观快乐的女孩在一段时间开始自闭,她患上了抑郁症,无法入睡、剧烈头疼,不愿意出门、不愿意与人交流。她觉得自己需要的是救赎,而她救赎自己的办法是拼命学习,把自己陷入繁忙中,也在忙碌中做一些项目获得微薄的收入。

救赎自己最好的办法就是帮助别人。而在几个月的时间,她等待、解决、安慰、陪伴着很多希望帮助的人们。

上海疫情中,一位母亲突发脑出血,志愿者们竭尽全力把她送到了医院,刘阳在线上不停安慰家属,告诉她的儿子如何照顾好母亲,母亲得到了及时的救助。一位老大爷因为对疫情的紧张,加之感染被拉到了隔离点,他每天都会在线上向刘阳报告他的体温及身体状况,告诉他想去方舱,直到大爷体温正常。这种依赖突然让刘阳看到了自己的价值。

刘阳边攻读学位,边服药治疗,边经历着疫情带来的对自己人生的影响,她也边做着更多的帮助别人的事,从别人的苦难和无助中,她突然悟到了救赎两个字,看到了光,“做一点事情,为这个国家和社会做一些事,是一种心灵的救赎,也是个体的需要”。

虽说经历过几次家庭变故,甚至有朋友说“你不是抑郁,你是太惨了”,但刘阳内心依旧很有光芒,她说话诙谐、幽默,很感染人,对于自己的状况,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一切都会好的”,她的阳光、爱心、善良、帮助,她的朋友们对她赞叹佩服有加。

“生活中有许多难过、无奈,但是依旧还是要过下去,如果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为什么不呢?”她说。(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刘阳为化名)


专题更多>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国这十年打造一流营商环境,云南在行动!牢记总书记殷切嘱托,唱响新时代幸福之歌奋斗的人民 奋进的中国“十四五”新征程
电子报更多>
img
热门新闻更多>
    滇ICP备13000630号-1  滇公网安备53011202001054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5
    未经开屏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本网站法律顾问——云南云都律师事务所主任尚显达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92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