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江红》背后的百年悬案
开屏新闻2023-01-25 15:59

截至1月25日9时50分,

兔年春节档票房已突破40亿元。

其中,

《满江红》和《流浪地球2》

均贡献超过10亿。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在悬疑喜剧电影《满江红》中,

片尾全军吟唱《满江红》的澎湃时刻,

把情绪和浪漫主义推向高潮。

这首词无数次激发人们的爱国热情。

但随着电影上映,

《满江红》作者到底是不是岳飞,

又被网友拿来讨论。

事实上

这场100年来老生常谈的公案,

本身就充满悬疑感。

发现案情:出现时间不对

最早提出疑问的,

是晚清民国时,

大学者余嘉锡先生在《四库提要辩证》中

指出两个疑点:

余嘉锡(左)和陈垣

第一,

岳飞死后,

其孙岳珂曾整理岳飞作品,

并没有把这首词,

收录进《岳王家集》中。

如果该词作者确为岳飞,

为什么这样一首脍炙人口的词,

会被漏掉?

第二,

这首词直到明代才出现。

明嘉靖十五年(1536),

徐阶为岳飞编的作品集《岳武穆遗文》

收录了这首词,

署名岳飞,

才广为人知。

徐阶从哪里得来这首词?

杭州岳坟有一块石碑,

上面刻着这首词。

这块石碑是明代弘治年间立的,

由浙江镇守太监下令,

浙江提学副使赵宽题写。

为什么几百年里,

宋、元人的文集、题咏、书画以及引用中

都没有提到过这首词,

它却突然在明代出现?

来历不明!

在余嘉锡这样的大学者眼中,

这是致命疑点,

而且属造假的常见“手法”。

署名杜牧的《清明》等名篇,

假托名人的作品,

正是这样“破案”的。

因此,

余嘉锡认为,

《满江红》是明代人写的,

假托岳飞为作者。

深入推理:位置不对

上世纪60年代,

杭州大学教授、词学大师夏承焘,

写了论文《岳飞满江红词考辨》,

结论是

赞同前辈余嘉锡

夏承焘(右一)与方介堪、马公愚在孤山。

他提出,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

这句与岳飞实际经历不符。

贺兰山缺,

在词中指的是外侵者,

现实里的贺兰山位于宁夏。

而岳飞生前与金国交战,

转战两湖、河南一带,

两地相距甚远。

岳飞精通地理兵法,

文学素养、政治素养都很高,

“这首词若真出于岳飞之手,

不应方向乖背如此”。

夏承焘先生提出,

《满江红》作者应是

明代将领王越

或者是他手下幕僚。

一是因为

宋代的外部威胁是金国,

在河南一带。

而明代的外部威胁是鞑靼,

恰恰在西北贺兰山。

同时,

据《明史·鞑靼传》,

弘治十一年(1498)王越率兵击败鞑靼,

时间与杭州石碑出现的时间一致。

反质疑:泛指,不行吗?

余嘉锡和夏承焘之后,

不少学者也持相同观点。

比如文史大家张政烺先生

从《满江红》词意和风格上,

认为应是明代文人所作,

其他还有孙述宇、吴战垒等。

但是,

词学大家唐圭璋、宋史学家邓广铭

等学者则持相反观点,

认为《满江红》就是岳飞的词,

对上述“疑点”进行“反质疑”。             

比如,

夏承焘认为“贺兰山缺”是个“疑点”,

但持“岳飞作者说”的学者认为,

贺兰山应理解为对敌国的泛指。

正如“长安”“天山”这样的地名,

“长安”作为汉、唐的首都,

在宋、元、明、清的文学作品中,

一直指代首都。

北宋时期

范仲淹曾经驻守西北、抵御西夏。

比范仲淹晚100多年出生的岳飞,

了解宋与西夏的国仇,

以贺兰山代替北方金国,

有何不可?

此外,

还有个重要证据是,

1986年,

浙江江山县曾发现《须江郎峰祝氏族谱》,

其中记载了岳飞在绍兴三年

写给祝家先人祝允哲的《满江红》。

与今天流传的《满江红》文字略有不同。

反“质疑”的持续套娃

针对“反质疑”,

有学者继续提出反“反质疑”的新论据:

贺兰山这一地名

写入诗词,

从唐代到中华民国举不胜举。

但是所有的用法,

都是指宁夏的贺兰山,

没见过泛指北方的。

而祝氏族谱并不可靠。

祝氏族谱记载,

祝允哲为保岳飞给皇帝上书求情。

但文章的句子,

从官职、制度史考证,

混入了不少明清的制度,

资料不可靠。

极有可能是祝家后人修家谱时,

为了攀附忠臣的美名而作伪的结果。

对此,

又有学者提出反对观点,

表示,

岳飞《满江红》中的“贺兰山”

不是宁夏的贺兰山,

而是河北磁县的贺兰山,

这里正是金和南宋的交战之地……

总之,

这一历史悬案迄今仍未解决。

《满江红》的“嫌疑作者”,

除了夏承焘考证出的王越,

还有人认为是于谦。

不过,

考古不断有新发现,

新文献也会给学术研究仍带来新的进展。

不论《满江红》是否是岳飞写的,

它都激励了无数人。

正如清代学者陈廷焯说,

这首词,

千年后读来,

仍然凛凛有生气。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你今天是怎样度过的呢?

评论区说说↓↓


来源 央视网

责任编辑 易科彦

责任校对 刘自学

主编 何晓宇

终审 编委 刘超

专题更多>
深入学习贯彻党的二十大精神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二十大时光昆明这一年——聚焦2023昆明两会新春走基层黄金大通道 钢铁新丝路——来自中老铁路通车运营一周年的报道
电子报更多>
img
热门新闻更多>
    滇ICP备13000630号-1  滇公网安备53011202001054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5
    未经开屏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本网站法律顾问——云南华度律师事务所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92197